Z

这个人很懒 什么都没有留下

周叶 原罪(02)

Chapter02>>>

  ——Yggdrasil,意即宇宙之树、时间之树、生命之树。


其实闲下来的时候,叶修还是会怀念尼弗尔海姆上空的浓雾,姆斯帕尔海姆山谷的火焰,斯瓦塔尔法海姆地下的武器展,亚尔夫海姆林间小屋的炼金药剂……以及,在金恩加格那会儿吐着烟圈肆意潇洒的快活日子。因为没有人会费心去劝告一个不死不灭的英灵:敬爱的斗神大人,我想您应该关注一下肺部健康问题。

昨天是休息日,叶修轻轻关上家门,拖着八岁的身子悄悄溜去了便利店。他在收营员狐疑目光的注视下淡然谎称是替爸爸跑腿,眼看就要接到心心念念的方纸盒子,一双手突然从他的头顶横过,在半途中劫走了香烟。不用猜测就能够知道这双手的主人是谁,然后他听到他的“爸爸”这样说:“谢谢,我的。”

叶修立马转身,一手拉着周泽楷的外套下摆稳定身子,一手向上伸着踮脚去抢周泽楷手里的烟盒,无奈受身高限制一直无法顺利得手。为了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滑稽,他只好先冷静冷静,抱臂站在收银台前。叶修眯了眯眼,抬头直视幻化之后变了样貌的青年:“这是你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威胁的话语,严肃的表情,配上一张稍显婴儿肥的脸蛋,引得周围选购商品的顾客发出一阵阵笑声。这家的孩子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也太逗太萌了……周泽楷把烟盒放进衣袋,抱起叶修,看似凶狠实则轻巧地扯了扯他的耳朵:“不,待会儿才是。”

收回思绪,叶修摸了摸自己耳朵,又揉了揉自己肉肉的白嫩小屁股。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明知他是英灵一叶之秋仍胆敢对他动手动脚的。要是让黄少天那个收不住的大喇叭知道,他因为偷买烟而被一个无翼的华纳神族拧着耳朵打屁股惩罚,恐怕这件事很快就能传遍整个英灵殿并且往下流传个三五百年。

斗神这一世生而为人,喜怒哀乐上的控制力和气量大约跟肉身一样还停留在奶娃娃的阶段,于是他非常憋屈非常不愉快地对着周泽楷的房间喊了“小周你给我过来”七个字。青年倒是没有什么抵触情绪,听到叫唤就从自个儿房间移步到了客厅,按照叶修的要求本本分分坐在他对面的沙发椅上。

“我早就说了我已经六千多岁,你好好反省反省自己昨天的做法。”叶修端正坐姿,拍了拍大腿,努力营造出长辈训话的气氛。他的主要目的是拿回被没收的那包烟,作为三千多年的古董烟杆,他的烟瘾早已刻入了神识,怎么可能说戒就戒。说得明白点,香烟在他看来就跟他的第十一根手指一样。

“嗯……不好。”青年拒绝。

哪里不好!再过十年就是荣耀7000年庆典,也就是说我这一世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抽烟不利于成长也罢,会导致肺癌也罢,反正我早晚都是要回金恩加格的。叶修撇了撇嘴,你还真把我当儿子养,我这把年纪,当你太爷爷的太爷爷的太爷爷都不算过分。

可周泽楷不喜欢叶修抽烟,无来由的,就是不喜欢。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想要和叶修争论,他犹豫了一会儿开口:“我没成年。”魔君根本没有幼年成年的说法,但神族少年一百岁加冠礼,周泽楷年仅17,勉强算是半句真话。

叶修:……

无论是亚萨神族还是华纳神族,在幼年期的形态一模一样。但凡是神族,全都没有成长的缓慢变化过程,一旦成年就会从婴儿的状态瞬间变成一个人族年龄约摸十八岁样貌的青年,区别是华纳神族会在之后的岁月里逐渐衰老。另外,幼年时期的神族要维持成人的形象,除了使用幻化魔法,就只剩下一条——成倍地耗费魔力以保持战斗形态。

当年的神魔大战,十二人就是依靠这种方法来鼓舞三军,一直对外隐瞒着亚萨神族虚弱的幼年期。尽管毒副作用导致的魔力枯竭对神族来说就像是被人扼住了喉咙,会给他们带来近乎于绝望的窒息感,可他们当时别无选择。要么艰难地守护神界子民打赢战斗,要么苟且地受制于恶源来犯放弃挣扎。

出生于和平年代未亲身经历血腥,年轻的神族们总是喜欢在公共场合大声谈论英灵们的丰功伟绩,而亚萨神族,向来不愿主动提起。被折磨,被杀戮,被肢解,被活吃……最苦痛的不是往生者,而是本该往生却要一次次重回战场杀敌的前线战士。无论用多么华丽的词藻修饰掩盖残酷历史在心间留下的创痕,真相总能狡猾地看准时机再补一刀将其剖解。

也许是犯了烟瘾勾人愁思,叶修近来时常会回想起过去那段并不怎么令人愉快的“走向胜利”的日子。

“你不是纯血统的华纳神族吗?”叶修本想问周泽楷是不是混血,但混血这个概念未免太过于宽泛,对神族来说,父母的羽翼数量不同,便算是混血的一种了。

周泽楷闻言点了点头。其实他最初遇见叶修的时候是想告诉叶修他是恶源种族的,但他从来不擅长纠正他人的错误观点,后来叶修又莫名其妙缠上了他让他去办领养手续……久而久之,他发现自己不仅开始不自觉地误导对方,甚至还主动扮演起了低阶神族的角色。潜意识里,周泽楷乐见到叶修误把他当作同类。

恶魔的第六感告诉他,假如他现在暴露身份,事情会变得糟糕透顶。普通种族的第六感大多来自于经验判断,而周泽楷几乎就是恶源之主本身,所以他的第六感等同于神示。想到这里,他忽然有些难过,玄妙的神示并没有提示他接下来应该要怎样处理。一年过去,他依旧把握不准两人间相处的尺度与模式。

面前的这个神族显然同时满足了人间界尊老爱幼两个条件。周泽楷认为既然他现在身处人间界就该入乡随俗,可随之而来的是新的问题:他不知道如何才算是“尊”,如何才算是“爱”。地狱里的人际交往规则没有这么多的条条框框,无关性别,无关年龄,无关种族,无关任何其他,只信奉弱肉强食。

周泽楷不需要通过网络联系什么人类,故而没有配备人间界的电脑和人间界的手机,并且长久居住在魔君殿的他也没有听闻过外面还有付费计时上网的网吧,所以……他不曾求助搜索引擎。

关于“尊”,周泽楷本着认真学习的态度仔细留意了周围,他发现人类没有跪拜长者的做法,但是年轻人们偶尔会给老人指指路,或是叮嘱叮嘱生活事项。再类比一下议会的长老们,长老们常说以他为尊,平日里却喜欢管束着他规范他的行为……于是周泽楷就将这样的做法整套应用到了叶修的身上。

关于“爱”,这一点看上去更为复杂。叶修曾多次提醒两人间到底谁才是那个幼,所以如果两个人都是幼的话,结论是……要相爱?然而“相爱”二字有微妙的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虽涉世未深,但周泽楷还是清楚爱对恶魔而言即是性与欲。在魔界,两个人只要看对了眼,下一秒就能开房滚到床上去。人间界电视上所播放的剧集,似乎也是这样描述的。

“爱,是什么?”他决定询问一下叶修。

可惜叶修的脑回路还停留在混血的故事上,完全不知道周泽楷已经直接打碎了新世界的玻璃门,担心是不是半神族的悲惨人生成为了青年的伤心往事,便开口安慰道:“爱就是不分种族的高尚信仰。”骨灰级千年单身汉的自己居然也能说出这样励志哲理的话来,叶修在心里狠狠地刷了一波赞。

周泽楷愣了愣,像是下了什么决心。

“嗯……等你长大。”

叶修:???

现在的你,身体还是太小了。周泽楷沉痛地看了看叶修的背部,不止身体太小了,连翅根都还没有长出来。这样理解的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如果叶修长大了,“幼”的条件便不复存在,他的“相爱”一说就是个悖论,毫无意义。

叶修不说明白了青年言下之意的全部,但也从“等你长大”四个字猜到了几分。放眼整个米德加德(善源种族所处大陆),爱斗神的不计其数,若是碰上一个就要劳心费力地劝阻,那场面也未免太可笑。于是小学生叶修皱了皱眉,并未理会青年,不置可否地带上作业去一旁的餐桌边上趴着写他的周记。

等我长大?不存在的。恢复神力之后我就会抹去你的记忆。叶修把下巴扣到左臂上,嘟了嘟嘴。不能抽烟真是要命了,这臭小子,自个儿去外面走一圈不就能避免吸入二手烟了吗,怎么非得呆在我身边……吐槽着周泽楷的叶修也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他可以提前结束历练返回金恩加格。

写着写着,自动铅里的铅芯突然用尽了。叶修晃着离地的两条小细腿儿,哼着不成调的小曲从书包里取出笔袋,终于通过撸平被书包蹂躏得不成样子的A4纸边角,想起了学校前天就发下的告家长书——下周一开家长会,不参会的家长要在回执单上签名。

叶修手上的动作一顿,正思考伪造签名的成功率有多高,就看到昨日的剧情再一次上演,一双手从他的头顶横过,径直自他手中抽走了学校的通知单。

叶修:……我日。

“哥在学校特会搞事,你去的话,被班主任抓着点名批评多不好……哥怕你会觉得丢人。”

周泽楷平静地看了叶修一眼,“我去道歉。”

“诶?开玩笑的,哥都多大人了,哪可能跟小孩子闹起来。哥在学校表现特好,成绩优异,团结同学,有集体荣誉感,称得上是品学兼优。你真不用去道歉。”

周泽楷笑笑。

“那就更应该去了。”

叶修:……我日。


评论(4)
热度(70)

© Z | Powered by LOFTER